风华燃尽-指间砂

  • 英语:

这是我听得第一首古风歌,在高二的时候。

高中的时候,正是青春年少,但我却对那些情情爱爱的歌不是很感冒。我喜欢听一些作词有文化,有韵味的歌,比如中国风类型的。像那年春晚周杰伦的《兰亭序》,当时班上都很风靡的许嵩、汪苏泷,还有令我相当惊艳的李玉刚——玉先生。那时候正是许嵩流行的时候,出道的时候号称小周杰。班上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听他的歌。

喜欢听中国风歌曲(姑且都这么算吧),一方面我作为一个理科生,也一直有一颗文化青年的心(文青是个贬义词,谢谢),或者说,附庸风雅吧。我觉得一个纯粹理性、处处科学条理运行而缺少人文关怀的世界,是不好的。我一直对历史故事、文化典故之类的很感兴趣。但可惜我这脑瓜子,看书多是不求甚解。上下五千年的脉络略知一二,故事大多只记得情节。另一方面,就是这类半文半白的词能直接化用到作文里头,即不如诗歌般要求押韵对仗,又比大白话有那么点Biger,可以讨点巧。

我知道古风歌曲,也是一次关于作文评讲的课上。当时有一个小作文,素材取的是河图的《凤凰劫》,虽然没听过曲,但几句话里,就将凤凰涅槃、三途河、彼岸花等意向串联,构成了已付鲜明的画面、叙述了一段爱殇不得的情感。我去网上找歌时,还不知道这叫古风歌曲。当时听了觉得不错,就去找类似的歌,便发现了少司命的歌(不要问我为什么听河图的歌会找到少司命,也许这就是缘分吧。而且他们俩都算混圈比较早的),当时听得第一首,就是这首《风华燃尽-指间砂》。

风华燃尽-指间砂

原 唱:少司命

填 词:烟花瀑布

谱 曲:少司命

编 曲:灰原穷

《风华燃尽指间砂 》海报

这首歌,首先作词上,便让我眼前一亮。一来当时听得歌大多是情爱有关,叙不得、别离之苦。而这首歌虽然也传达出这样一种衷情无悔之感,却有一种江湖快意在里面。二来,这首歌的上下半段,填词是不一样的!当时很多流行歌,往往曲子不错,但下段只是上段反复升华。不是说这不好,但从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词作水平的有限。因为当时的流行乐人(包括古风圈的)大多身兼多职,词曲一家。对于传统风格的曲目,能有半段质量不错的填词已是不易。而这首歌,相比于中国风的通俗白话,还加入了大量意向(当然意象堆砌也是早期古风歌曲令人诟病的原因,但这篇可能因为是同人歌,所以叙事也算流畅)。

当然,这首歌和所在专辑的同名曲《以剑之名》都是《听雪楼》系列小说的致敬作。可能也是给词曲作带来无限灵感和素材的原因之一。虽然我并没有看过这套小说(我当时是在听过《以剑之名(血薇)》后才意识到这可能是在写小说里的情节),但从歌曲中,仍能感受到其中的感情。

文案:
白衣如雪,曾在江湖翻云覆雨, 指点江山的凌厉, 却始终逃不过命运对其开的玩笑。 夕影刀, 曾令多少武林豪杰闻风丧胆, 却未曾得到一刻真情。 彼此的猜忌,伤害, 都如指间的沙随风而去, 无悔与挚爱的人共赴黄泉。 最后只有这一片碧草、一抔黄土 和黄土之下沉默相伴的 孤独灵魂。
——谨以此歌献沧月《指间砂》

歌词节选

我曾傲视群雄 也挥刀划破过苍穹
为谁征战天下,曾经豪情,疏狂
我眉间的惆怅 一曲笛声中隐藏
还在灵魂的深处飘荡

曾经豪情疏狂,也抵不过内心彷徨。这其中的反差,让人唏嘘。

指尖的沙飞扬 像你离别匆忙
一抔黄土将恩怨埋葬

以手抓沙,力气越大反而流失的越快。终其一生,还是求不得。歌词最后在此点题。黄土起坟,盖棺定论。所谓“恩怨埋葬”的无所谓,大概也是一种无奈吧。

-------文章到此结束  感谢您的阅读-------